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3228章 诡异降临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重生之都市狂仙目录

第3228章 诡异降临

    荒古之森,赤练界主身如长虹,荡天地之力,压草木枯折。

    便是其怒火,都如要让这一方临海化作滔天之火。

    自他推开众生之门后,多少年,都未曾受到过如此大辱。

    最重要的是,羞辱他的,仅仅是一个祖境生灵。

    秦轩在前,动秦祖翼开天地成路,横掠天地间。

    他能够感受到身后赤练界主愈加临近,四周天地,隐隐昏黄。

    这已是将近黄昏,不过,秦轩脸上,反而那一抹笑容愈加浓郁。

    日落黄昏,将生诡异!

    这是罗衍的告诫,秦轩不知道这诡异究竟是何等存在,但绝不可能太过简单。

    体内,他的本源在震动,金色的本源之力,便如洪涛,入秦祖翼中,与此同时,一颗赤色的珠子,正在他本源内。

    这是赤练万龙珠,据说是荒古境的存在。

    只不过,此刻本源却在结印,从这赤练万龙珠上,便如抽丝剥茧般,抽取一丝丝荒古之力。

    他并未炼化,反而,更像是在拓印这一道至宝。

    荒古境的宝物,便是赤练界主漫长岁月都未曾炼化,秦轩自然也未曾想过,他能够轻而易举的炼化成功。

    诸天那些荒古境的后裔,怕是炼至宝入本源内,也应该是有荒古境相助,绝非是依仗着自身之力。

    于岁月长河,秦轩不知创出多少之法,其中一法,便是拓物法。

    此法,他以万道衍物,如观一山,以此法,便可铸一山。

    他炼化不得这赤练万龙珠,可他却能借助赤练万龙珠之力,拓印出一尊祖境的法宝。

    而随着他修为愈加强大,这祖境之宝也会随之而成长。

    这,才是秦轩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夺这赤练万龙珠的原因。

    随着两人奔逃,秦轩足足前行了数十万里,四周,更是隐隐陷入到一片黑暗中。

    便是身后的赤练界主,也察觉到了秦轩之意。

    “祖境小儿,你打算以黑暗迫我归去?”

    他脸色阴沉至极,荒古之森,夜色自存诡异,诡异之中,别说是界主,便是荒古境,也有可能有去无归。

    这才是荒古之森的名字来源,而并非这一座森林中,最强的只有荒古境。

    要知晓,当年道院强盛之时,荒古境的强者,也不下于十位,甚至,通古境的存在,尚有三人。

    这些,已经是久远之事,哪怕是赤练界主也只是听说。

    秦轩却是大笑道:“赤练界主,这赤练万龙珠乃是罗衍点名之物,你若是想要,便去道院寻我!”

    说着,秦轩背后秦祖翼再次一震,便如破天地之海,速度竟然再次暴增一截。

    眼看,四周要陷入到黑暗中,妖兽蛰伏,万籁俱寂,赤练界主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的身躯戛然而止,望着那远遁而去的秦轩。

    “道院!”

    天地间,有一道怒吼,惊天动地,震得四周万木崩碎。

    随后,却看到赤练界主竟然不再前行,一身界主之威收敛到极致,甚至到最后,近乎消失。

    万里之外,秦轩停下脚步,他望向身后,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四周,黑暗还未曾彻底降临,但隐隐也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预兆。

    他当即也收敛修为,盘坐在一地。

    他的眼中,满是凝重,比起他面对赤练界主似乎还要让他重视。

    不论是从罗衍的话语,还是赤练界主的举动,都可看出,这黑暗中的诡异,绝不是轻易抗衡的事情。

    就算他如今身在祖境,祖境在诸天之中,又岂能称强?

    黑暗,最终降临。

    四周,万物都犹若不复存在。

    甚至,在秦轩的感知中,便是天地中的大道都仿佛消失了。

    他本是盘坐于地面,可此刻,脚下却如悬空。

    秦轩有一种感觉,他就像是飘零在黑暗的星空,游走在没有尽头的时间长河。

    这种感觉,让秦轩心中凛然。

    无尽的黑暗,寂静,足以让人发狂,秦轩却沉稳如磐石。

    他历经无尽的岁月长河,对于这种枯寂,黑暗,早已经习以为常,更不足以动他丝毫之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四周的黑暗逐渐褪去之时,秦轩双眸缓缓睁开。

    在一片模糊的昏暗中,天地逐渐浮现在他眼中,刹那间,秦轩的眼眸顿住了。

    他原本所在之地,四周皆是林木,而如今,他面前,却是一片荒岩。

    随着夜色褪去,大日腾起,秦轩的眼中有一抹震惊。

    他拿出古道罗盘,望着上面的方向,也变了,原本指向东北之地,如今,却是指向了西南。

    也就是说,仅仅是一夜,他便跨越了道院所在之地,出现在了不知多少里外的相反方向。

    而他,却不曾有半点察觉。

    “这是?”秦轩眼眸凝重,这种可能,一是大地在变化,亦或者,是空间在折叠。

    还有一种可能,在那黑暗中,有一种力量,将他带到了这一地。

    “这,便是所谓的诡异么?”秦轩低声开口,他声音刚落,便见远处,有妖禽通天而起。

    这是一个身披漆黑长毛,并非翎羽的巨大苍鹰。

    鸣叫之声,更满是痛苦,光是其鸣,都凄惨道了极致。

    在秦轩的目光中,却看到那满身长毛的声音,突然间,崩灭了。

    就像是泡沫一般,消散在了天地中,随后,从那苍鹰的身上,掉落了一张皮。

    秦轩凝聚双眸,望向那一张皮上,有一个模糊的掌印,更像是小孩儿的手掌,拍落在这皮上,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秦轩眉头微皱,他缓缓向那一块皮靠近,忽然,这一块皮竟然站了起来,随后,竟然化作了鹰皮小人,身上有那发黑发紫的孩童掌印。

    “咯咯咯!”

    诡异的笑声响起,小人无面无瞳,也不知是不是对着秦轩,迈着腿便向远处的林海跑去。

    秦轩望着那小人,眉头微皱,最终,他还是谨慎了起来,并未曾真正动手。

    眼前一幕幕,若是形容,只有诡异两字了。

    不过,秦轩的眼中却并未有惊惧,他反而是在沉思。

    “万物之诡,皆有源头!”

    “只不过是山脚下的蚂蚁,看不到万山真容。”

    他深吸一口气,等到夜色彻底退去后,他方才起身,按照古道罗盘的指引,向道院的方向而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